神棍小村医最新章节 好看的逆袭小说

作者: pyhjiq  2020-10-16 13:31 [查查吧]:www.chachaba.com

  “小宇,千万别去蛇王洞啊!那地方有眼镜王蛇,上个星期蔡屋村王麻子就是被蛇咬死的。”

  父亲叮嘱道。

  方小宇“嗯”了一声,便匆匆朝后山赶去。

  蛇王洞有值钱的石蛙,他必须去,甚至他还想过捉捕眼镜王蛇。

  半年内他必须要为母亲筹够十五万,否则重病的母亲很有可能离他而去。换肾是医生的建议,母亲的尿毒症已经晚期,透析引发的并发症越来越严重,她娇弱的身子扛不住。

  穿过丛林方小宇来到了蛇王洞,就在他准备入洞时,忽听耳边传来了一阵男女的对话声。

  “志鹏别这样,让人看到了不好。”

  “没事!这地方根本就没人敢来。快一点吧!我为你付出这么多,你就一点也不感动?”

  “感动啊!可这里听说有蛇王,会吃人的。我怕!”

  “怕啥?咱俩又不进洞里,没事。而且我带了雄黄酒,蛇不敢靠近。来吧,秀花,做我的女人吧!”

  “别这样!你这么着急干嘛……”

  透过丛林,方小宇看到,牛志鹏正在和苗秀花推推扯扯,看上去像是两人已经约上了。

  “苗秀花不会是真的和牛志鹏偷上了吧?”

  望着眼前这精彩的一幕,方小宇的心里有些痒痒的,比牛志鹏还着急。秀花嫂还是那么白,依旧是那么漂亮。他特意走近了一些,想看清楚一点。

  突然,草丛中传来一阵“沙沙”的响声,紧接着一条大腿粗的大黑蟒,从草丛中探出漆黑的脑袋。

  “蟒蛇来了!”方小宇大声喊了一句,转身便跑。

  正准备行好事的牛志鹏,回头见到蟒蛇,吓得脸色苍白,拽起衣服,一个翻身便跳下岩石,逃走了。

  “牛志鹏你个天杀的,把我骗这里来,咋不带我走啊!”苗秀花见蟒蛇正朝自己的身旁袭来,吓得腿都软了,颤抖着身子在岩石上边哭边大声呼喊:“救命啊!救命啊!”

  闻声,方小宇停了下来,转身朝苗秀花的身旁跑去。

  “秀花嫂,快,下来。我接住你。”方小宇张开双臂朝苗秀花大声喊道。

  “好!”苗秀花捡起衣服,直接朝方小宇的怀里扑了过来。

  方小宇抱着她就地一滚,闪向一边,立马又爬了起来。两人手牵着手,飞快地向前跑。

  跑了一阵,苗秀花跑不动了。

  苗秀花跑得气喘吁吁,一看就知道累得不行。方小宇作出一个大胆的决定。他从地面上捡了一块石头朝苗秀花道:“秀花嫂,你往东跑,我来引开这条蛇。”

  “啊,这太危险了。”苗秀花愣了一下,方小宇猛地推了她一把,“快跑啊!我的体力好,你不用担心我。”

  “好!”苗秀花答了一句,便喘着粗气朝前跑去,一边跑一边将衣服披在身上。

  方小宇朝另一个方向,没命似地奔逃。

  原本他以为,跑一阵后蛇不会再追他了。谁想,这蛇的报复心极强,方才他用石块打了这大黑蟒后,大黑蟒便死死地撵上了他。

  方小宇一口气跑了一两里山路,跑着跑着,便到了一个山崖口,无路可走。

  大黑蟒离他越来越近。

  眼看那漆黑的大脑袋就要朝他的身上扑咬过来,千钧一发之际,方小宇把衣服脱了下来,对着大蟒蛇的脑袋罩了过去,飞快地抽出腰间的开山刀朝蟒蛇砍去。

  然而,他手中的刀刚举起,便见半空中一道黑影闪过。粗壮的蛇尾扫向他的身子。

  “啪!”

  一股巨大的力量将他撞下了山崖。

  “啊!”方小宇紧咬着牙,望着万丈深渊,一时间万念俱灭。

  “蓬!”

  他坠入了崖底下的一个深潭里,两眼一黑,便失去了知觉。

  恍惚间,有一位身着红羽裳的女子将他驼在了背上,然后带着他在水里穿梭,游了好一会儿,才浮身上了岸,将他带进了一个山洞中。

  “来,把这颗丹药吃了。”

  女子从自己的怀中摸出一颗丹药,喂进了方小宇的嘴里。

  她又用手轻抚了一下他的额头,亲密地微笑道:“命遇镇山之蟒,便是觉醒之时。是时候让你们方家转运了,回去后,上你祖爷爷的坟头上磕三个响头,把旁边古松下的一个金坛子挖出来,里边有本该属于你的东西。取了金坛后,你就是这十万大山的大神医,小到医一人之病,大到医一村之病,一城之病,乃至逆转时运,改变天下苍生疾苦。”

  话一说完,女子便衣袂飘飞地朝天空中飘飞而去。方小宇只觉一股琼浆入喉,非常的舒服,嘴唇也觉得特别的甜。

  “喂!神仙姐姐,你去哪里?可以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吗?”方小宇朝半空中的仙女大声呼喊道。

  “叫我玄女吧!”仙女留给方小宇一个清甜的微笑,转眼便隐入了云层当中。

  闻着仙女飞去时留下的体香味,方小宇忍不住咂巴了一下嘴唇。他试着动了一下身子,朝身旁一看,发现自己躺在一个水潭的旁边,并不是草地上。可奇怪的是,自己浑身上下,一点儿伤也没有。

  他轻抿了一下嘴唇,嘴里还真有一股儿甜味。也不知道刚才是幻觉还是真的遇到了仙女。他决定去一趟祖爷爷的坟地上,如果真有金坛子,母亲手术的钱就有着落了。

  方小宇来到了自家的果园,进屋拿了锄头、铁锹和一只蛇皮袋便朝后山坟地匆匆赶去。

  他照着仙女的吩咐,在祖爷爷的坟头磕了三个响头后,便拿起锄头在坟前的一棵松树下开挖起来。

  “我靠,还真有一只金坛子。”方小宇一脸激动地喊了一句,蹲下身子,心细地扒去坛子周边的泥土,将坛子取了出来。

  很快,他的脸又沉了下来。这压根就不是什么金坛子,而是一只镀了金粉的瓦坛。

  “先看看坛子里的东西再说。”

  他把瓦坛上的封布揭去,迫不及待地把坛子里的东西倒了出来。呈现在面前的是一张牛皮卷和一只布袋子。布袋是空的。

  方小宇把牛皮卷展开一看,只见上边现出了一行小字和一幅结构图。

  “方家被人借运。本阴差路过此地,观坟中阴人有德,特埋下转运坛一只,以助其后人转运。开坛之日,便是方家转运之时。照着此图把压在坟头上的那五块厄运石去掉,方家晦气便彻底的去除,从此方家如日中天,人丁兴旺。届时,方氏曾孙受封万山巫王,精通医、武、道、卜等神术,并由镇山之蟒为其护法,入山不受人侵鬼扰。”

  方小宇照着牛皮卷轻声朗读起来,心里无比的激动。

  他仔细朝结构图一看,在坟地的五个方向,分别画了五个圈圈,不用说,那肯定就是厄运石的埋藏地。

  他拿起铁锹照着图中所示,刨起土来,没多久便刨出了五块拳头大的石头。石头上刻了符文,分别用红油漆写了“衰、寡、病、灾、穷”。

  看到这几块石头,江小宇不由得火冒三丈。

  他现在算是明白,自己家为什么这么穷,这么衰了。两个叔叔都四十多岁的人了,一个丧妻,一个光棍,老爸体弱不能干重活,老妈更惨,得了尿毒症。

  他读书成绩不错,可中考的时候拉肚子,结果进了最差的乡镇中学。高二时,又因撞破了校长和女老师的好事,校长天天找碴,他气不过和流氓校长干了一架,被开除了。

  原来,这些都是被人做了手脚啊!

  想到这些,方小宇心里就来气,拿起五块厄运石,用锄头砸了个粉碎。

  “祖爷爷,请你作证。方小宇从今往后,要振作,不再当穷人。我要活出个人样来。”

  方小宇对着坟头再次磕了三个响头。

  话刚说完,忽见坟包上冒起了一阵青烟,紧接着,无数像文字一样的东西飞进了他的脑海里。

  突然间,他觉得脑子里多了许多神神乎乎的东西。

  “奇经八脉、人体三百六十穴、药性十八反、奇门遁甲术,面相十二宫、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、九大风水改运阵法、天罡七星步、九龙化骨水……”

  一时间,他像是被人强行灌入了许多闻所未闻的东西。有命理、风水、相术、针炙、推拿、医药,甚至还有一些道法知识。

  “还真是祖坟冒青烟了啊!现在我是大巫王了。”方小宇兴奋地自言自语道。他把地面上的牛皮卷、坛子和布袋子都捡了起来,带上工具便朝山下走去。

  刚走几步,便从草丛里钻出一只野兔子。

  兔子见到了他,飞快地朝前跳去,跳了一阵后,撞在一棵松树上,“突”地一声,便倒了下去。

  方小宇跑过去,见兔子浑身微微颤抖着,看上去已经奄奄一息,心里禁升涌起一阵同情心。

  突然,他脑中闪过一个念头,好似有一个声音在召唤他似的。

  “用雷气为兔子疗伤。”

  念头一动,方小宇便试着提起体内雷气对着兔子的背部发了一掌。很快,奇迹出现了,兔子的腿蹬了两下,抬起头,眼睛滴溜溜地转动着。脑袋上的血也不流了,迅速结了痂。

  兔子裂嘴朝方小宇眯眼一笑,“蹭”地一下,便跳走了。

  方小宇扬起自己的手掌仔细看了又看,脑海中立马浮现出“五雷掌”三个字。没错,这就是道家气功里的五雷掌,可以用来替人疗伤治病,也可用来驱魔斩鬼。

  现在他的体内已经有了雷气。

  方小宇站了起来,准备赶路,却意外地发现在前边不远处的松林里,有一大片的松乳菇。

  “发财了!老子转运了。”方小宇忍不住大声喊了一句。松乳菇值钱,光镇上都卖到了五六十块钱一斤。

  这段时间村里的男女老少,全跑山上来找松乳菇了,厉害的,一天能卖一两百。

  方小宇一口气便将松林里的松乳菇全采完了,装了满满一蛇皮袋,他用手掂量了一下,少说也有二十来斤。算五十块一斤,都有一千多块。

  他哼着小曲朝自己家的果园走去,把锄头和铁锹放进了土砖屋。

  他在竹床上躺了下来,决定先休息一会儿再回去。

  谁知刚躺下,便有人推开门进来了。方小宇抬头一看,是苗秀花进了屋子里。

  苗秀花鬼鬼祟祟地朝四处望了一眼,立马把屋子的门关上了。

  “小宇,总算看到你了。吓死嫂子了。对了,你的衣服呢?咋不见了?那大蟒蛇没把你怎么样吧!”

  苗秀花一脸心急地望着方小宇,她离开蛇王洞以后,心里一直不踏实,便在山下等待方小宇。后来看到方小宇进了果园,便跟了上来。

  “秀花嫂,我没事。谢谢你的关心。那衣服刚才把大蟒蛇的头给罩住了,现在没事了。”方小宇坐了起来笑着答道。

  “还说没事,手都受伤了。来给嫂子看看。”苗秀花在方小宇的身旁坐了下来,将他的手拽了过来,用手轻抚着。

  方小宇不经意地侧目一看,正好看到苗秀花雪白的香肩。

  “好白啊!”方小宇一时走神,莫名奇妙地道了一句。

  “啊!小宇你说什么?”苗秀花问,方小宇回过神来,显得有些尴尬,笑着答了一句:“我说你皮肤好白。”

  苗秀花毕竟是结过婚的人,她知道方小宇先前是有意看了她,倒也不是很介意。她从容地当着方小宇的面用手拉了拉短袖,特意向方小宇说明了下午的事情。

  “小宇,下午我和牛志鹏的事情。你千万别和村里人说啊!其实嫂子也有苦衷。毕竟牛志鹏借了五千块钱给我。那钱可是给孩子上学的。不过,你也看到了,其实我和牛志鹏啥也没做。唉!嫂子也是一时糊涂,我怎么能跟着他去那种地方拿钱呢!”

  苗秀花唉声叹气道。

  “嫂子!你放心我不会和人说的。其实,这事我是蛮理解的。女人嘛,总有寂寞的时候。寂寞了,就渴望有男人的关心。”方小宇随口答了一句。

  他知道苗秀花的男人离开家已经有六年多了,一个电话也没,也不知道是死是活。这么长时间没个男人在身旁,难免想找个伴。

  “寂寞你个头!”苗秀花白了方小宇一眼,“扑哧”一声笑了起来,“臭小子,说得你好像很懂爱情似的。来,给嫂子说道说道。”

  苗秀花的身子摇晃了一下,竹床发出一阵“咯吱”“咯吱”的响声,听着这古怪的声音,方小宇有些不好意思地答道:“秀花嫂,你轻一点,别把我的竹床给坐坏了。”

  坐坏竹床?这是话中有话?

  寂寞女人?苗秀花会承认么?

  孤男寡女?两人会发生什么?

  关注微信公众号【狂看书坊】即可继续阅读,还有更多好文等你“翻牌”!

狂看书坊
发表评论
评论

医疗健康

  • 资讯
  • 内科
  • 妇科
  • 外科
  • 男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