法医谈首例新冠肺炎病例解刨 说了什么

作者: 熊幸度  2020-06-30 10:58 [查查吧] 来源:www.chachaba.com

  受疫情的影响,很多人都会关注每天的疫情变化情况,而之前第一例新冠病毒死亡病例已经送检!那么,法医谈首例新冠肺炎病例解刨!说了什么?一起来看看吧!

  法医谈首例新冠肺炎病例解刨!说了什么?

  自2月16日凌晨完成第一例新冠肺炎逝者遗体解剖之后,同济医学院法医系教授、湖北省司法鉴定协会会长刘良与其团队至今已经获得了9例逝者的病理样本。2月24日,央视记者就关于新冠肺炎逝者遗体解剖一系列问题专访了刘良。

  刘良是同济医学院法医系教授,他在16日完成第1例新冠肺炎逝者遗体解剖。因属“烈性传染病”,这次解剖曾迟迟无法进行。他说,解剖是要搞清楚病毒到底侵害了什么地方、如何侵害。“我们当时鞠躬时间特别长。病人走了,但用遗体为更多人的健康铺路。他们是大爱。”

  遗体解剖的目的是什么?

  记者:解剖新冠肺炎逝者遗体,并对一些重要信息进行研究,是出于什么目的?

  刘良:目的就是要搞清楚这个病毒伤害了病人的什么地方,我们叫靶器官。第一,我们可以探讨它的传播途径。第二,我们要针对这个地方,研究用药。还有就是弄明白这个病毒是通过什么机制让肺受到损伤的。如果找准的话,就可以针对性地采取保护性措施。没有尸体解剖的话,基本上就搞不清楚对手,也搞不清楚它打击你的方向,整个是茫然的。

法医谈首例新冠肺炎病例解刨!说了什么
法医谈首例新冠肺炎病例解刨!说了什么(图片来自摄图网)

  第一例解剖手术为何迟迟才进行?

  刘良:首先,场地保证不了,解剖场地必须是要负压的,但我们国家只有负压的实验室,没有负压的解剖室。伦理方面,我们要征求死者家属的同意,我们得面对面去沟通。这里包括时间、空间上的问题,所以难度很大。

  记者:您在等待的过程中心态是怎样的?

  刘良:我着急,因为不断有人死去,然后都很茫然。如果早一天知道他的病变,对临床治疗是非常有价值的。

  家属同意捐献遗体 手术室改造为解剖间

  2月15日下午刘良接到通知,有家属同意捐献亲人的遗体做病理解剖,武汉金银潭医院同意将一间小手术室改造为解剖间。

  刘良:刚好这个医院的手术室是一个带负压的空间,所以它是比较适合我们做的。我们把里面非必要的东西全部清走了,还有一个要注意的是,不造成室内一些血迹的污染。因为除了空气以外,它还对地面、对下水有影响。

  记者:您进去之前要做什么样的防护?

  刘良:我们跟临床医生一样,要做各种防护,当然我们的防护级别要高。我们戴三层手套,两层口罩,帽子戴两层或者三层,然后护目镜加上防护屏。服装的规格也很高,密封性特别好,不透风不透气。这样就能把全身暴露的位置全部给封闭掉。

  第一例遗体解剖持续近三个小时 是平日的三倍

  2月16日凌晨一点左右,刘良团队三人进入解剖间,开始新冠肺炎逝者的第一例病理解剖。

  刘良:解剖前,我们集体给他鞠躬,鞠躬时间特别长。我们对这位逝者是非常非常地尊敬,发自内心非常感谢这些人,他们是大爱。

  平时做一例解剖手术,刘良大概需要一个小时左右。而第一例新冠肺炎患者遗体解剖却持续了将近三个小时,几乎是平日的三倍,到凌晨三点五十分才结束。

  记者:这次时间长的原因是什么?

  刘良:第一是第一例,要谨慎小心一点;第二确实是很难受。人在里面缺氧,到后面缝一针就大喘气,腰也不舒服。穿上那个服装,就跟宇航员一样,闷在里面汗不停地往下掉,会有脱水的情况。下半夜,也有饥饿的状态。

  记者:从做第一例到现在,您觉得是多多益善,还是到了一定的需求就可以了?

  刘良:多多益善。

  记者:为什么?

  刘良:开始说病毒欺负老人,过了一段时间年轻人也有了,小孩也有了。所以它必须要按不同的年龄、不同的性别、自身有没有其他疾病做分类。这样就能把这个肺炎的一般规律找出来。如果不做分类,很容易产生新的问题。

  解剖结果近几天会公布

  由解剖获得的新冠肺炎病理已送检,有望寻找到新冠肺炎的致病性、致死性病理,给未来临床治疗危重症患者提供依据。

  刘良:今天(24日)早上钟南山院士给我打过电话,他说他们前线的医生就等我这个结果了,否则不知道治疗到底怎么办,治疗效果怎么评估。

  记者:您接到这个电话,心里怎么想?

  刘良:我着急,赶快抓紧时间,到今天(24日),其实已经开始有初步结果了。初步结果我们内部在讨论,形成一个共识,近几天就会发出来。发出来以后,会尽快给一线医生。

  刘良将医疗手段对抗疾病的过程比作“打仗”,病毒则是“敌人”。他说,“目前我们并不知道‘敌人’在哪里,以什么‘武器’进行攻击,通过什么方式才能有效遏制‘敌人’的攻击力”。

  “我们的解剖工作类似‘侦察兵’”,刘良介绍,通过病理解剖及后续检查,可以在显微镜下最直观地观察到病毒在人体的分布状态,哪些器官、组织、细胞受到的损害最多,“敌人”的弱点在哪,从而为临床医生的诊断和治疗提供线索。

  刘良提到,此前有研究者从新冠肺炎患者粪便中检测并分离出病毒,是否存在粪口传播,也可在解剖及病毒检测的结果中找到答案。

  在刘良看来,进行病理解剖是件“救命的事情”,所有工作都将尽快完成。他表示,每一项结果出来都将及时与临床医生进行沟通,以便在临床上进行及早干预。

  所以,我们也期待一线人员有重大的突破,也期待能早日攻克这一次的疫情!

  以上就是关于法医谈首例新冠肺炎病例解刨!说了什么的有关内容介绍了!希望对各位有所帮助!

  推荐阅读:喜讯 全国新增治愈出院首次超过新增确诊

  推荐阅读:一箭4星!我国成功发射4颗新技术实验卫星!

发表评论
评论

医疗健康

  • 资讯
  • 内科
  • 妇科
  • 外科
  • 男科